周克力:我们都在等打破产业壁障的人

来源: 2016-09-27 11:00:21
734
分享(16)

     两个月前,周克力把workingdom从母公司大发地产所在的港陆广场搬到两公里外的688广场,同天,公司首个项目上海凯鸿广场店落地,预示着原本嗷嗷待哺的初生儿终于可以蹒跚行走。从688广场的12层俯瞰夜幕下灯火辉煌的南京西路,周克力内心清楚,自己创业的路还很长。

     但三十而立的他内心依然坚定,自己用金融投资的理念去做办公场景生态服务的想法终将得到市场验证。
     “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85年,滴滴老板程维83年,快的老板陈伟星85年,说明这个时代出来的公司是有时代属性的。我一直讲,一个时代是有一代人做一代事,可能再过十年也不是我们在做这个事了,我们也做不了这个事。阿里巴巴,百度,那是上一个十年前,那时候我们还是毛头小伙,让我们做我们也做不起来。所以我觉得很多事情是有规律的,道法来讲,顺天而行,不能逆势而行。天地人三和。想清楚了就很简单。”
     这是一个时代的来临,在新世界的游戏规则里,我们都在等能够打破产业壁障的那个人

汇丰过客,十年安邦
     2006年,当周克力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拿着金融学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回国的时候,正值中国金融腾飞之年。一方面,中国加入WTO五年过渡期结束后银行业对外全面开放,包括汇丰、花旗等九家外资银行将境内分行改制筹建为法人银行;另一方面,保险《国十条》的颁布,则直接将保险业发展推向“第二春”。
     机缘巧合下,周克力加入汇丰银行上海总部,主要负责个人银行业务,替高净值客户进行理财规划。然而这份工作并不能令周克力满意,“在金融行业,对个人业务其实是蛮靠末端的业务,真正金融的一些理念和操作是在机构市场。”周克力在汇丰短暂停留十个月后,选择离开。
彼时国内保险业的发展并没有取得应有的地位,保险与普通百姓的生活似乎还有很大距离。周克力在其中看到了机会,继而选中刚成立不久的安邦。
这一待就是十年
     这十年见证,对周克力而言影响重大。从2004年安邦保险成立并在北京开设头一家分支机构,到如今成为中国目前超大保险集团之一,总资产规模超过19000亿元,安邦只用了短短十余年。这家被市场称为“中国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保险公司,曾先后并购了美洲、欧洲、东亚多家公司,涵盖酒店、银行、保险企业,其中不乏美国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百年保险公司FIDEA、荷兰VIVAT等全球著名企业。
     安邦为什么可以发展这么快?追溯安邦发展的历史脉络,包括在全行业首推“见费出单”、“零应收”等举措,亲身经历者周克力坦言:“安邦的成功,来自于它对行业的不认同。”
     于是安邦十年,留给周克力的是敢于突破壁障,不断挑战的创新基因,是不论面对何种行业,都能从容面对的平和心态。
但如今安邦的发展阶段已然不太符合周克力的个性。“成为大体量公司后,它必然会一定的规则和束缚。当然不是发展上的,只是理念上的,它更多需要战略上的高效执行,那对我来说,我又想再去挑战自我。有这样的经验和行业积累之后,是否可以跳出来看,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另外,离开安邦是因为我看到了更好的市场。”  房地产业的巨变与机会
     周克力在安邦做了十年投资,从研究员到高级研究员,从投资经理到高级投资经理再到投资总监。
     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曾公开表示,自己的投资团队在全球的累计飞行里程数大概可以来回月球两趟。对于周克力也是,一年要飞一百五十多趟飞机也是工作的常态。他每天都处在城市和职业的切换,人与人的切换,行业和行业的切换。
     所以在周克力看来,投资很锻炼人,“但它大的问题是跟产业不结合。”
     还在安邦做投资的时候,房地产是他一直关注的行业。由于站在安邦这个巨人的肩膀上,周克力敏锐发觉中国的产业正在面临一个新的巨变:
     “中国经历的三十年的产业积累,其实已经面临一个产业升级。而产业升级是朝着三个方向,第一个方向国际化,政府的引导、一带一路等,政策非常明显,而我们企业也面临这个问题;第二资本化,中国产业的资本化其实还是比较弱,传统企业对此理解就是上市,IPO,银行贷款等,真正资本市场产业资本化其实是多元化的,比如夹层并购,并购基金等,资本化是走向国际化,走向产业升级的核心;还有一个就是生态化,生态化能上让你的产业上下游横向上成为合作伙伴。”
     以前人们只关注自己行业相关的,跨行的不去想。其实这些跨行的已经产生相关性。怎么让这些跟你产生价值和化学反应,才是应该探寻的。
     所以在周克力眼中看到的,是这个时间段,这个时代,产业升级的机会,产业跟金融结合的机会,产业资本化的机会,国际化的机会,生态化的机会。
     去年周克力联合国内外投资人、行业领军企业共同创立垠壹资本,秉着产业升级的投资理念,希望去跟产业做真正结合。后来根据趋势判断,13亿人口最基本的需求,衣食住行,这些行业的产业迭代,尤其是在房地产发展周期上,在它升降之间肯定也有机会。周克力他们在思考的同时,又看到发达国家已经经历过这个阶段,而这样的趋势在中国还没有形成或落地。当消费者的需求或消费方式改变的时候,产品没有得到升级,这种错位就是机会。
      “本来是想投资这样的公司结果发现没有,这个市场非常的大,刚好我们有这样的资源,肯定就重点去做这个。”这也是周克力于今年年初创立workingdom的初衷。据悉,workingdom有两个投资方,一个是大发地产,另一个就是垠壹资本。
     “从实业角度看投资,和从投资角度去看实业其实是两种不同观点。我现在是用投资理念去做实业。”

用投资的理念做地产:共享生态办公
     “联合办公”的概念本来源于硅谷,在那里,自由职业者、合同商、独立工作者已经占据了劳动力的三分之一。独立的办公空间需求比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要强烈。于是 WeWork 这家估值百亿的公司因运而生。它通过以非常低廉的价格,打包租下一大片办公区域,然后将在一个空间里分割出若干个办公区域,出租给很多刚刚起步的初创公司、外包公司、远程办公者,自由职业者。
     除此之外,它还提供与创业相关的一系列配套服务,从场地的保洁,无线网络,办公耗材的提供,到水果的供应,无所不包,甚至于还会组织一些聚会,让创业者能够相互走动,互通有无,实现资源的共享。总之,它希望打造出一个属于创业者的生态圈子,让所有人都在这里都能心无旁骛地把精力放在创业较重要的事情上,其他的琐事杂事,它能负责的都负责了。

     而作为西方科技界的“镜像世界”,中国的创业者们不可能对 WeWork 这样一个估值百亿的庞然大物视而不见。随着SOHO 3Q、优客工场、纳什空间、梦想加等陆续创立,一下子,联合办公火了。
     “现在很多人只是在围绕伪命题做开发,只是做空间,有些搞得很‘炫’,很表面的炫,比如在空间里设计一个滑梯什么的,但是空间里的用户真实需求是什么呢?办公状态里的人会经常去玩滑梯么?在我看来,这只是个‘伪需求’。”周克力强调,“我们自己也是创业者,是用户,开源节流才是企业的终极需求。”
     比如,workingdom的另外两个联合创始人都是房地产背景出身,对物业规划等业务都有扎实的经验,且议价能力强,因而同区位同类型的产品可以节省至少30%的成本,从而进一步降低分摊在每一个用户身上的租金成本。
     除却节流,客户需要的是开源。在周克力看来,一些联合办公企业出现较高的空置率,主要还是因为在用房地产的思维来操作联合办公空间,通过租场地、精装修打造所谓的拎包入住,“二房东”模式并未真正为企业提供优质的服务,租用工位的个人或团队对“办公”这件事的需求远远不止一个工位。在workingdom则能提供更多的附加服务,包括公司注册、行政、融资、招聘、媒体等。
     当然,周克力的野心不止于此,未来他还希望能依靠自己的金融背景及经验,让workingdom承担“孵化”功能,助推更多的小微企业发展壮大。对此,workingdom需要探索更多。比如通过吸引大企业入驻而带动其上下游企业组团入驻。
     采访的最后,我问周克力是否担心自己的商业模式被同行模仿甚至超越,他笑着说:“大家都来玩联合办公,其实不是坏事情,这能让国人更清楚联合办公的真正方式和意义。”
     或许正如WeWork总裁Neumann在面对外界质疑其市值时所给出的回应:“这些质疑者完全没有抓住我们这家公司所提供的核心价值,这些短租式办公场地背后真正的意义所在。我们并不是跟其他联合办公区域竞争,我们是在跟办公写字楼展开竞争。而在美国,办公写字楼领域的市值是 15 万亿。所以,如果你调整了视角你就会发现,我们的估值是多么合理了吧?”

400-808-6605

service@workingdom.com

总部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新乐路134弄2号

©2016 by Building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证:沪ICP备16025867号-1

关注微信

关注微商城